鹿港鎮召會|首頁

     你們要稱謝耶和華,呼求他的名,在萬民中傳揚他的作為。詩 105:1

書名:關於相調的實行

讀經:加拉太書一章四節,十三至十四節,腓立比書三章三至八節,十節,哥林多後書三章六節。
詩歌:四百零二首,四百首,七百七十五首。
綱 目
壹 不是任何性質的組織。
貳 不是任何一種的系統。
三 不是一種外表實行上的統一。
肆 乃是那些在生命上被成全,而作地方召會之代表(如同耶路撒冷內的錫安)並活基督身體之實際的神人的生機建造。

禱告:主阿,我們信靠你全能的名,我們也信靠你得勝的血,以抵擋仇敵,抵擋那惡者。主阿,遮蓋我們,保護我們,在你全能的名裡,帶我們經過這個聚會。阿們。

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來看相調的意義。我們看見聖言裡有相調的真理,但少有人說到相調,因為這事不僅非常高深,也非常奧秘。相調不是一件物質的事。

地方召會是達成神目標的手續
當倪弟兄被主興起時,他看見亮光,就是主需要用地方召會為手續,好往前達到祂經綸裡的目標。所以他非常強調地方召會。七十二年之久,我們都跟隨這個啟示,一再的強調地方召會。

最近自一九八七年以來,在我們中間有一種背叛的情形。在這次的背叛裡,其中一個領頭的人採用了蘭格(C. H. Lang)所著『神的眾召會』(The Churches of God)一書中的錯誤教訓。在該書中,蘭格強調每個地方召會都是自治的。這是弟兄會一個舊的錯誤教訓,我們早就知道了。不錯,我們是強調地方召會,但我們不贊成各地方召會自治。

獨一的召會顯於眾地方召會,乃是為著有形的原因。我們信徒散居在這地上,所以無法同在一個地方。我們必須在許多地方,所以在某種意義上,我們必須因地方而分開。但我們不能忘記,眾召會乃是基督的身體。以弗所四章說只有一個身體;(4;)保羅說我們雖多,還是一個餅,一個身體。(林前十17。)

我們物質身體的各部分不能是自治的。肩膀是一個自治區,鼻子是另一個自治區,而兩條腿又是另外兩個自治區,這是可能的麼?若是這樣,那麼我們的身體就成了四分五裂的屍體。同樣的,基督的身體是一個生機的聯結,沒有任何部分可以是自治的。

英國的弟兄會非常強調一點:啟示錄二、三章所說在亞西亞的七個地方召會,乃是不同的、獨立的、自治的。有人甚至說不僅有地方召會,更有地方身體。那意思就是說,基督有成千的身體。根據弟兄會錯誤的教訓,有些異議者就說,啟示錄二、三章裡的七個召會是不同的,所以有七封不同的書信分別寫給這七個召會。這個說法似乎很有道理,但我們需要看見,啟示錄二、三章裡七個召會的不同,乃是在消極的方面。她們是在她們的失敗、錯誤、罪惡的事、以及過犯上不同。

在啟示錄一章,主給我們看見七個燈台,就是七個召會的表號。這七個燈台在性質、素質、大小、樣式、外表、顏色和功用上,都是相同的。沒有人能分辨出那一個是那一個,除非你把每一個都標出來。你怎能說這七個地方召會是不同的?主責備她們,是因著她們之間一切的不同。不錯,主的確分別寫信給她們,但主把這七封書信合在一起,成為一封總和的書信,集合的書信。

在整卷啟示錄中,主給我們看見,得勝者不是一班一班不同的人;得勝者乃是獨一的一班人。已死的得勝者由十二章裡的男孩子所表徵,而活著的得勝者由十四章裡初熟的果子,那站在錫安山上的十四萬四千人所表徵。這些不是幾班不同的得勝者,而是惟一一班的得勝者。

不僅如此,啟示錄最後的確有一個終極完成。在這終極完成裡,七個燈台都不見了。在頭一章,我們看見七個燈台,但到了末了兩章,我們只看見一座城。至終,地方召會都過去了,只有基督的身體要存留到永永遠遠,基督的這個身體乃是獨一的帳幕,作神在這地上的居所,並且是羔羊惟一的新婦。(二一2~3。)我們都需要看見這點。

所以我們必須注意基督的身體,過於注意地方召會。這不是說,我廢掉了關於地方召會的教訓。我們仍然需要這個教訓。我們是人,就有物質的骨架,那是我們的身體。但身體本身只是個骨架,物質的身體裡面需要有一個生命。今天召會也是這樣。一面,召會的確有一個骨架--身體,但這骨架不是召會的性質、素質或元素。以弗所四章告訴我們,召會是基督的身體,在這召會裡面有那靈、主和父。(4~6。)父是身體的源頭,主是身體的元素,那靈是身體的素質。這四個實體都建造在一起。

基督的身體首先是由蒙救贖的人所組成,他們由那靈而生,成為父的兒女。他們乃是神人;他們就是基督的身體,是那個骨架。建造在他們裡面的,有那靈、主和父。神聖三一的三者,都建造到這些蒙救贖、得重生的信徒裡面。所以有這樣一個建造,這樣一個架構,由在神聖三一里的人性和神性所構成,藉此人、那靈、主和父都建造在一起了。這不僅是三而一,更是四而一。神成了人,使我們這些蒙祂救贖的人能成為神。神有祂的神格,但我們無論得著多少神聖的生命和神聖的性情而與神一樣,我們卻沒有神格。

終極的完成
我們需要看見在這地上有一個東西,其結構是一種生機的構成,稱作基督的身體;基督的這個身體,乃是那看不見之神的生機體。親愛的聖徒,這就是一切的終極完成。聖經題到許多事,但至終在聖經的末了,只有一個完成,這個完成就是新耶路撒冷。在這終極完成裡,我們可以看見神(父、子、靈),以及蒙神救贖的人性。我們可以看到以色列,因為新耶路撒冷寫著十二支派的名字,代表得救的以色列。(啟二一12。)我們也可以看到信徒,因為聖城寫著十二使徒的名字,代表新約所有的信徒。(14。)新耶路撒冷乃是神和人的終極完成。神已經將祂自己構成到我們的人性裡,我們的人性也已經被建造到祂的神性裡。如今神性和人性乃是聯合、聯結、調和、相調在一起。

我們需要等到新耶路撒冷來到的時候,才能相調麼?沒有這回事。新耶路撒冷的產生,乃是藉著神與祂選民的相調。甚至舊約的人如以諾、挪亞、亞伯拉罕、摩西、大衛、以賽亞、和所有的申言者,也都相調在一起。他們不僅是個別的聖徒;神看他們在這地上乃是一個國,一個團體的實體。這團體的實體不僅由人所組成,也有神組成在其中。

在新約裡我們也看見奇妙的相調。主耶穌寫了一封集大成的書信給在亞西亞的七個召會,藉此把她們全部調在一起。保羅分別寫信給在歌羅西的召會和在老底嘉的召會,叫她們交互念這兩封書信,藉此使這兩個召會相調。(西四16。)這指明在保羅眼中,這兩個召會乃是一,她們該知道同樣的事。

至終,神聖啟示給我們看見一個結果,乃是一座城--新耶路撒冷。那是神、以諾、挪亞、亞伯拉罕、摩西、大衛、以賽亞、彼得、約翰、保羅、達秘、倪柝聲、還有你和我的終極完成。新耶路撒冷乃是神永遠經綸的終極完成。

主已經將神聖經綸和神聖分賜的真理向我們開啟。提前一章四節,以弗所一章十節,和三章九節都用了『經綸』一辭。這個經綸,同著神的分賜,要終極完成於一座城。三十年前,就是一九六四年,我們整編我們的詩歌本時,我寫了一些關於新耶路撒冷的詩歌。(詩歌七六八至七六九首,七七四至七七八首。)自一九八四年以來,我釋放了許多關於新耶路撒冷的信息。『神新約的經綸』一書中末了的十九章,都是論到新耶路撒冷。過去六十九年以來,我研讀聖經看見了什麼?我要說,我看見了新耶路撒冷。這是我的異象,這是我的啟示,這是我的職事。我到美國已經三十二年了,我出版了大約四千篇信息。我一直強調三一神、基督、生命、那靈、召會、基督的身體,至終還有新耶路撒冷。

我們的相調,意義是什麼?這不是任何性質的組織。詩歌四百零二首第一節說,『不是字句律法,乃是生命主。』第四節又說,『不是任何宗教,也非基督教,能將神旨成就,夠上神所要。』我們的相調與死的字句、任何宗教、或任何基督教的事物無分無關。我們相調的意義,乃是基督身體的實際。這個實際不是別的,乃是一班蒙神救贖,被神作成神,作成神人的人。他們過一種生活,不是憑著自己,而是憑著他們裡面那另一個生命。這另一個生命乃是三一神,經過了過程並得著終極的完成,進到他們裡面,以他們為祂的住處,祂的居所。

以弗所三章十七節告訴我們,基督如今正安家在我們心裡。主在約翰十四章二十三節說,『人若愛我,…我父也必愛他,並且我們要到他那裡去,同他安排住處。』這裡的『安排』不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辭;安排就是建造。安家惟一的路就是藉著建造。這個建造不是藉著任何物質的東西,乃是藉著神聖三一的屬靈元素和屬靈素質。這個建造實際上就是一種生機的構成。基督身體的實際是一種生活,就是所有這些神人藉著人性調神性,神性調人性,而與神聯結、聯合併構成在一起的生活。

棄絕天然的生命,憑裡面神聖的生命而活
現在你看見這點,你該作什麼?每一天你要記得你是一個神人。你有神活在你裡面,安家在你裡面。你與祂,祂與你,調在一起成為一。你不該憑你天然的生命,你天然的人過生活。你我這個舊人,天然的人,已經在十字架上被了結,在主的死裡被釘死了。(加二20上。)我們必須把我們天然的人留在十字架上。這就是背十字架的意思。藉著將你的舊人留在十字架上,你就模成基督的死。(腓三10。)

基督之死的意義,乃是當基督活在這地上時,祂總是棄絕自己。祂告訴我們,祂絕不憑自己作任何事,乃是憑父作一切事。(約六57,五19,四34,十七4,十四10,24,五30,七18。)祂所有的屬人生命,是非常聖別、純淨的,但祂不活那個生命。祂把那個生命擺在一邊,把那個生命擺在死地,而憑父的生命活著。那是我們的模型。我們該是那個模型的大量複製,我們該是神人,有在基督之復活裡被拔高的人性和神聖的生命。雖然我們的屬人生命已經在基督的復活裡被拔高了,但我們不該憑那個生命,憑自己而活著。

保羅說,『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;現在活著的,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。』(加二20上。)這不是交換,因為保羅接著說,『並且我如今在肉身裡所活的生命,是我在神兒子的信裡,與祂聯結所活的…。』(20下。)保羅是一個不憑自己活著的人,他乃是憑那是靈的基督而活;那是靈的基督乃是包羅萬有的靈,就是經過過程並得著完成之三一神的終極完成。這一切都在復活裡。當你不憑你天然的生命,而憑你裡面神聖的生命而活時,你就在復活裡。這種生活的結果就是基督的身體。我們裡面神聖生命的實際就是復活,而復活乃是那是靈的基督,包羅萬有的靈,以及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。我盼望這個簡短的交通,能夠幫助我們認識相調的意義。

身體相聯,神人滿足

八月二十三至二十四日,在信基大樓舉辦一連三場青年福音聚會。雖以青年福音為號召,聚會的服事亦由大學、中學及青職聖徒擔綱,但召會全體動員,禱告、邀約、前來扶持,場場熱絡無比。過往暑假期間較少舉辦大型學生福音聚會,此次一連三場,將弟兄姊妹靈裏福音的熱火挑旺起來。

首場大學生福音聚會,主題結合當前廣為人知的話題:『當神把我們LINE在一起』,風雨中仍湧進七百位青年人,並有十位弟兄姊妹受浸得救。聚集開始,學生們展覽詩歌,喜樂洋溢,感染全場;接著以水深之處福音短片切入主題,使人倍感新鮮活潑。此外,弟兄姊妹見證在校園、家庭及人生規畫上,物質無法填滿心靈空虛,藉著禱告與主聯結,纔得滿足,並恢復正確的人際關係。

值得一題的是,這場聚集相關服事皆由大學弟兄姊妹主動負責,分成八組,禱告、詩歌、信息見證、招待、電器、施浸、美工和網路宣傳,豫備多時。每組都跨校園彼此配搭,近七十位弟兄姊妹參與服事,相約見面或利用網路一同禱告,過程中雖有摩擦,但他們學習以神為和平的聯索,經歷主把眾人聯結一起,好將人帶進與神的聯結中。

第二天下午中學生福音聚會,超過八百人與會,主題為『宇宙的奧祕與人生的意義』,共有十七位學生受浸歸入主名。青少年弟兄姊妹分組展覽詩歌、分享見證,以詩歌『大好信息』揭開序幕。幾位弟兄姊妹見證,原本時常與師長同學起衝突,藉著不住禱告,主的同在使他們謙讓宜人,能向神和人認罪道歉。一位從前對父母親的信仰感到客觀的姊妹,因受鼓勵試著以真誠的心來接觸主,藉著唱詩禱告,就被主感動。一組青少年帶眾人唱『來我心中,主耶穌!在我心有空房為著你』,見證說:『主天天與我同在,最煎熬的時間,卻是我與主最親近的時候』。

第三場青職福音聚會,以『生命之光』為主題,與會人數逾一千二百位,當晚共十七位弟兄姊妹受浸。東區、中區和南二區青職聖徒分三組,高唱『自基督來住在我心』、『屬天的家鄉』、『榮耀之光』等詩歌,伴隨著見證。一位姊妹從前隻身打拼,如今活在召會這大家庭中,也重拾家庭溫暖。生長在傳統信仰中的弟兄,向主敞開,將以往過錯逐一認罪而感平安,更領家人歸主。另有位聽障姊妹,主以路加福音一章的話光照醫治她:神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,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裏的人(78~79),她向母親認罪,並克服面對異樣眼光的心理障礙。

784-2a

最後,弟兄向眾人陳明神按著自己的形像,照著自己的樣式造人;並以手套必須盛裝手纔得完滿為例,說出人受造乃是為著盛裝神,並成為神團體的彰顯。在高昂的靈中,福音朋友們陸續起身,喜樂得救。

儆夫雖去,柝聲仍鳴 詳細內容 分類:整體綜合 建立於 2013-08-30, 週五 16:23 發佈日期 作者 周復初

香港中文大學和福建師範大學於八月八至九日,合辦『中國本土化基督教神學發展』國際學術研討會。會中四場演講,分別由美國高登康威爾神學院(Gondon-Conwell)庫茲米克教授(Peter Kuzmic)主講:『在政治壓力下調適的「正常基督徒生活」』、美國基督徒研究院漢尼葛夫(Hank Hanegraaff)院長主講:『倪柝聲L-I-F-E之經歷的衝擊』、中國金陵神學院王艾明副院長主講:『信經傳統與地方教會』,以及台灣銘傳大學武永生教授主講:『政治參與及教會發展─台灣兩大基督教會之觀察與初探』。

此次發表的二十多篇論文中,多篇論及倪柝聲弟兄之神學思想與實踐,如『兩種「成聖」與「作王」─孔孟哲學與倪柝聲聖經思想之比較』、『從聖經啟示和教育觀點探討人成為神』、『論倪柝聲的啟示:諾斯底主義或神聖啟發的傳統』、『倪柝聲的生命觀對召會實踐社會關懷之影響』、『本土化亦全球化─倪柝聲職事的本土與海外發展』、『對基督教神學中國本土化運動的若干看法與建議』、『宗教自由、正常基督徒生活和基督徒對全球文明的貢獻』等。

另有四篇論文研究《小群詩歌》的音韻、行文、藝術手段、人生經歷和本土化意涵。亦有從歷史考察著手,如探討宋尚節批評小群教會的來龍去脈、屬靈人與他的生化藥廠、倪柝聲同工的人才培養模式及課程體系建設─基於『鼓嶺訓練』的考察等。

這場研討會從多重角度探討倪氏思想及其衝擊,甚願能為神聖真理的傳佈效力。

[詩歌小站] 在召會生活裡

這裡有神的同在,這裡有神的說話,
這裡有神的權柄,這裡是一個新天地。

看哪!弟兄和睦同居,何等的善,何等的美,
好比那黑門的甘露,降在錫安山。

真理在這裡,亮光在這裡,
生命在這裡,喜樂在這裡,
耶和華所命定的福都在這裡。

你若想要得這福,在召會生活裡。
水深之處




網頁設計【系統維護】鹿港鎮召會